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情感故事 >

瘸妻家中宝

发布时间:2019-03-18 01:35 类别:情感故事

▼点击音频,聆听美文

上个世纪七十年代,我弟兄四个,我是长兄,下面有三个兄弟尚小,常常吃了下顿,没上顿。穿的补丁摞补丁,每到夜晚一家六口人,在昏暗的油灯下,围坐在破木桌下,吃着棒子糊和菜饽饽。

我家有三间土坯房,常年在屋内做饭烧柴草,烟熏火燎,墙壁上黑黑的一层烟油子,木制的屋门常年关不严,夏天还能过得去,到了冬天,冷风嗖嗖的,窗户为花棱的,糊上一层冒头纸,常常被风刮破,只能用破衣服堵上窗空。围墙全是用沙土打的土坯围成的,红荆条编成的大门歪歪的挡着。

23岁的我,娘开始为我的婚事操心,托媒人说邻村的闺女,人家常常抱怨说,他家弟兄多,又没有房舍。

父亲找潘老师代写了一份宅基申请书,递交给村主任。半年后,房基批下来了,我和父亲利用农闲的时间,用独轮车推土垫房基。春暖花开的季节,我和父亲扣坯子,晾干坯子准备烧砖。可是,烧砖的煤解决不了,那个年代是凭票供应的,愁的老爹不得了。

忽一日,表舅来看我娘,表舅看到我家的窘况,临走时非要给娘放100块钱。并说,有事吗,您说话。娘说:我实在不愿张嘴,如果你方便的话,给买3吨煤矸石,烧砖用,给你外甥盖房,好成个家。表舅回答道:我尽量办吧。

表舅是1965年的青海兵,在青海服役10年,转业回到前磨头小镇,安排到地区物资局分公司工作。他和地区煤炭分公司是邻居,常常有业务往来。

麦黄时节,表舅让我村在前磨头橡胶厂上班的升子斗捎来一纸条,上写:跃进:(因我生在1958年故起名)见条后,于本月15号到前磨头煤炭公司找韩经理办理。

15号我早早起来,草草吃了饭,迎着朝霞,骑着自行车行驶25里路,在8点之前赶到了前磨头煤炭公司。找到了韩经理。韩经理问清缘由,他和主管会计说,把他这3吨煤矸石一起开到水泥厂。主管会计说,好吧。说完,让我交了三吨的煤款,我拿到票以后,看到上写,交款单位:前磨头水泥厂。他让我17号来提煤。

把拉车绑在自行车后架上,我和父亲骑着自行车带着拉车到前磨头提煤,拉车盛煤少,一次只能拉800斤。三吨煤我和父亲一共拉了四天8趟,那时完全是土路,这两天又是戗风,真把我们累坏了,想想有煤就可以烧窑了,心里挺高兴,这煤的问题总算解决了。

紧接着筛煤、拖煤饼、挖窑、点火、撞窑、封窑,按照工序一个一个的来做。我和父亲第一次烧窑,烧窑是个技术活,煤放多了,坯子烧成一个,出不了好砖,变型,既费煤又出废品。煤放少了,出的砖像红瓦盆,不抗碱,我村处在黑龙港地区,土地为半盐碱,盖房打基础必须用稍微火号的点的砖。所以,我们没把握,只好请锁叔指导,他在我村烧了五六窑,火候掌握的很好,同时他为人也厚道。在锁叔的指导下,终于把窑撞完了。在麦收之前,把这些活全做完,等过完麦,种上秋庄稼,地里的农活稍微少些,窑也烧好了,开始出窑。

在出窑的时候,砖按照火候一般分三类:火号大(有些变型)的码在一起,准备盖房打基础;火候中等的不变型的码在一起,准备垒墙挂面;火候差点的准备用在基础一下垫底。正时候,我和父亲在生产队出工,一早一晚出窑,用了20多天,3万砖终于出完了。

表舅在物资局工作,盖房材料诸如梁懔椽子门窗苇箔油毡钉子等必备的东西,只要来了货,让他在工作之余代购,再让升子斗捎信,我和父亲就用拉车去拉。经过一年的准备,盖房的物资基本准备齐了。

第二年,春暖花开的时候,我家开始盖房。我村盖房大家攒工,即大伙帮忙,不要工钱,有技术的垒墙,无技术的搬砖坯和泥,会木工的做房架子,会编芦苇芭的芭。中午,我家管一顿饭,一般做猪肉炖粉条大锅菜,干粮为棒子饽饽。我家的房子用了七天就盖好了。经过简单的装修,接着盖上围墙和大门,这个院子基本上完工了,可以住人了。同时我也搬到了新房里。

母亲又开始发愁了,我已经27岁了,房盖上了,还是没有人提亲。

这时,东高村的高媒婆来提亲了,母亲问,这闺女怎么样?高媒婆说,这闺女个不矬,一米五、一米六。

我娘的表姨是东高村的。第二天去看表姨,正好连打听一下这个闺女的情况。

表姨家新盖的五间北屋,就一个儿子,已结婚,小两口在村办企业上班,儿子住三间。表姨住二间。一家人生活其乐融融。

娘和表姨说起这个闺女,表姨说,这个闺女怪不幸的。

表姨说的这个闺女叫高秀娟,生下来就惹人喜欢。她聪颖美丽,一双大眼睛,忽闪忽闪的,挺有神。上小学在班里是文艺骨干,蹦蹦跳跳、淘气可爱。在家里帮忙操设家务很贴手。转眼间秀娟15岁乡中毕业了,回到家就参加生产队的劳动,干活很麻利,常常受到社员们的称赞。

1974年春天来得早,村里盖房的人家挺多,一家盖房,亲朋好友,左邻右舍帮忙。高秀娟在家是头大的,所以常常去人家帮忙。邻居高莱德盖新房后,房顶需上大泥,高秀娟帮忙和泥,不慎脚蹬上稀泥,膝盖着地,一股钻心的疼痛涌上来,秀娟趴在稀泥中起不来了。大伙把秀娟从泥里搀托起来,送到村医务室,医生查看说:膝盖肿了,抹抹消炎药就好了,拿了些碘酒让回家抹抹。

高秀娟在家摸了半月的碘酒,红肿显退了,可是不会走路了,连常人轻易完成的翻身都无法做到。这可急坏了家人,徐湾村有一个远近闻名的土郎中,一般的骨科,经他的神手,就会恢复正常。父亲拉着她到徐湾村去瞧病,徐郎中说:恐怕是伤着骨头了,不是一般的扭伤,你们还是到大医院看看吧!

父亲用拉车拉着高秀娟到王家井火车站上车,到衡水县医院找到老乡,领着拍了一个X片,医生说:我们设备差,你们到石家庄医院看看,于是,先后到石家庄省二院、北京积水潭医院,医生说,孩子的大胯轴出现移位,并有病变,需要做手术。目前,以我们的技术恐怕做不好,如果你们早点来,可能还会恢复正常,可现在……爸爸带着高秀娟回到了老家。

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,高秀娟感到了深深的寂寞和苦闷。高秀娟一面拄着双拐坚持锻炼,忍者钻心的疼痛,每前进一步,脸上都会沁出汗珠,咬着牙坚持着行走。一面拿起《小麦栽培技术》、《农药使用手册》、《果树栽培与整枝》《科学使用化肥》等农技书学习。不会的地方向本村的高志良(他在公社是农业技术员)请教。妈妈说:“这孩子太要强了!”高秀娟就这样顽强的生活着,斗转星移,寒来暑往,一年后,高秀娟扔下拐杖,能独立行走了。高秀娟像花一样的年龄本该享受生活的甜美,可生活年轻貌美的高秀娟开了一个玩笑,永远一瘸一拐地走路。

同龄的女伙伴们先后都已结了婚,高秀娟由于腿脚不利索,迟迟定不了婚。表姨说,这闺女除了腿脚不利索,其他方面还是不错的……

365bet体育平台在线(http://www.icar12.com/baidu/qinggangushi/9418.html):瘸妻家中宝

上一篇:原是曲中人

下一篇:和妹在一起的日子

"情感故事" 最热